翠绿_翠鸟

与坂道君愉快生活的妖怪们

とおりゃんせ(妖怪パロ)

作者:黒月

原文地址:http://www.pixiv.net/novel/show.php?id=4514484

无授权翻译 侵删致歉

只是交流同好 万望勿作他用

注意:

·妖怪PARO

·坂道外全员妖怪

·坂道流血表现有

·坂道被欺负有

·情节快速展开

·触雷注意


在人类无法插足的广阔森林里有着美丽的湖泊和险峻的高山。

那里是被称作“总北”,是居住着非人类的地方。

“总北”的主人栖息在湖边,是一条存活了上千年的大蛇。

高山名为“峰之山”,居住着会吃人的女郎蜘蛛。

而广阔的森林被巨型的鬼熊所统治。

虽然妖怪们的领地意识非常强烈,但这几位却相处融洽,共同守护着总北这个地方。

除此之外,森林里还有一条道路,供人们通过,来往各处。

人们有了这条路,才不再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气力,绕道而行。

由于这条路实际上是妖怪们分割出来作为边界用的,所以往来通行的人遵循着不离开主路的标准。每年一次,人们会在神社献上供品,神社也建立在湖边同时也在道路的旁边,森林深处是禁止入内的。

人也好,动物也好,妖怪也好,都在守护着自己的一方领土。


在离森林稍远的地方,存在着一些村落。

其中一个村落有这样一个孩子。

那孩子的家比邻居们要贫苦的多,母子二人长期过着吃不饱饭的日子。

因此,那孩子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们要瘦小的多得多。

村人们虽不至于与这家人绝交,但也绝说不上是友好的存在。

可即便如此,母子二人仍开朗乐观的生活着。

直到有一天,这孩子的母亲病倒了。

没有什么积蓄,也买不起药,更没有会伸出援手的村民。

只有孩子的看护,妈妈的病是好不了的。为了采得治病用的草药,孩子下定决心来到了森林的入口处。

人类只能通过那条路,禁止进入森林。这一点,即便是这个孩子也是知道的。所以,他在森林外湿漉漉的草地上正坐下来,两手合在头顶跪伏下来。

“我的母亲生了病,请允许我采点草药治病。”

孩子的悲鸣声回荡在森林间,一遍又一遍不停的呼喊着。

“求求您了,请让我采药。”

只有在森林深处才生长着需要的药材,所以就算声音都已经嘶哑,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辛苦,孩子也绝没有放弃呼喊。

“请救救……我的妈妈”

“喵!”

随着突然的一声猫叫,孩子急忙抬头。就看到一只毛色鲜红发亮的猫咪正从森林深处慢慢踱了出来。一人一猫视线相交的时候,猫咪突然转了个身,返身往森林里走了回去。而孩子只是迷茫的看着……

“啊……”

那只猫又突然转过头来,凝视着孩子。

“草药,是可以让我进去摘了吗?”

看到猫对着自己点了点头,孩子慌慌忙忙的站了起来,赶紧跟在猫咪后面走进森林。森林显示出对这个孩子的欢迎。

还不习惯在森林中行走的孩子,开始有些渐渐地赶不上猫咪的速度。当猫咪看到孩子有些掉队后马上停了下来,发现这一点,孩子有些明白了过来。

“猫咪先生真的好温柔呐。”

“才不是猫咪呀!我是老虎呀!老·虎!!!”

普通的孩子,即便这只妖怪是小猫的样子也会害怕,但这个孩子却只是吃惊于“猫咪说话了!”这一点,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并闪闪发光。

“那个那个,猫咪先生”

“不是猫咪!是老虎呀!!!”

可当猫咪看到了笑得十分开心的孩子,就觉得自己什么也说不出口了似的把头扭到一边。闹别扭的样子,显得更加可爱起来。

“……哈,要去有草药的地方喽?”

“嗯!”

从没有过同龄朋友的孩子,与猫妖一起的度过的时间,对他而言是如此的快乐。

在树木之间穿行前进后不久,森林里突然出现了一片小小的空间。

“这里就是摘草药的地方喽!”

呈现在孩子眼前的是生长着各种草药的地方。但是草药众多的同时毒药也有很多,孩子变得有些不知所措。那么多草药,却不知道哪种才是需要的,孩子显然被难住了。

“这个可怎么办……”

“怎么了呀?”

“原来有这么多种草药啊……”

“我也不认得草药呀。”

一人一猫一点解决的办法都没有,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

“被难住了呢。”

在孩子的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光头高个男子。他一边温柔笑着说着,一遍温柔的抚摸着孩子的头。孩子眯起了眼睛,开心的享受着抚摸。

“啊!!!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就出场了呀!!!”

“这个孩子的话没问题的。……这边是需要的药材。”

环顾了一周之后,男子从根部采下一种草药放到孩子手里。

“把这个煎好后给母亲服下,病就会好了。”

“煎?”

“没错。在锅里倒上水,放进草药,然后一起煮干。”

“煮干?”

“对,就是水啊咕噜咕噜的煮到干。”

“是!非、非常感谢!!!”

孩子小心翼翼的把草药装进袋子里,然后深深的低下头。可当他再抬起头来时,眼前的人却已经消失了。

“要回去了哟!”

“嗯!”


猫咪和孩子开始顺原路返回,路途中间却突然从土里窜出半个人来,抱着双臂挡在一人一猫的面前,然而却不像带有什么恶意。

“干什么呀?!假正经!”

“人类……小孩子?”

“是呀,领他进入森林里面,大叔们都许可了的!”

“竟然会许可呢。”

“这个孩子呀,为了给妈妈找治病的草药,拼命的向森林祈求才得到这个机会的呢!!!”

“为了母亲吗……喂,把手伸出来。”

孩子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还是听话的把双手伸到前面。然后那个身体一半埋在土里的人,在孩子手中放下了一个漂亮的球。看着和泥土一样颜色的球,孩子有些不解的微微偏着头。

“???”

“竟然是泥团子!!!真大方呀~~~”

“啰嗦啊你!把它和田里的土混到一起就好。”

“混到田里……非常感谢!”

像是为了不把那个被叫做“泥团子”的东西弄脏了似地,孩子像捧着宝物一样双手郑重的捧着它。那个半埋在土里的人看到孩子这样做,脸上有一瞬闪过开心的笑容。

在这之后,猫咪把孩子送回了森林的入口处,然后转身回到森林里不见踪迹了。


☆☆☆


孩子按照光头男子的嘱咐煎了草药,然后得到了一碗有着难以想象的味道和奇怪颜色的药汁。看起来就觉得难以下咽的药汁,妈妈却直接拿过来一滴不剩的全部喝掉了。

妈妈的病痊愈之后,接着是把泥团子混到田地里进行耕种。从这一年开始,孩子的家里,除了母子二人的吃食外,终于能够稍微存下来一些粮食。本来,由于总被分到难以耕作的土地,所以现在即便只有少量的余裕,对母子二人而言也是十分高兴快乐的事。

孩子一直没有忘记对森林的感谢,每一年,都会把自己家最好的东西送到森林的入口那里。

孩子一点一点长大,已经长到了被称作少年的年龄,可在同龄里仍显得十分娇小。

某一年,雨量与往年相同,日照也十分充足,尽管如此,全村却被歉收困扰。此后,村里就一直这个样子,到现在,已经到了余量都快被消耗光了的境地。

村民渐渐开始聚集不满,如果一直这样,牺牲者就只能从老人和孩子开始了。为此,村长找森林商量,应该是说拜访森林。森林的回话是你们对森林的主人做出了伤害。虽然回复了“我们村里不可能有这种人的”,森林还是“伤害了”这样一味的传达着。

村长为此烦恼,村长的儿子就提出“既然我们村有人伤害了森林的主人,就找一个活祭品来祭祀,安抚森林的愤怒吧”,村长为此更烦恼了。

与此同时,村民间开始传出“歉收是有人作祟”这样的传言。为村里未来担忧的青年的呼声开始变得响亮起来。

“用活祭品平息作祟!”

村里的干部终于镇压不住,村民开始暴乱起来。

但是,谁也不想用自己家的孩子来做活祭品。

所以那个只有母亲一个亲人的少年就被选上了。

少年母亲没有其他亲戚可以帮自己说话,所以想自己去做活祭品,母亲的想法当然是要保护自己的孩子。可是村里却并不接受母亲的请求,少年被当做了活祭品押送向森林。

“坂道!!!”

“妈妈!!!”

竭尽全力伸出的双手,被村民迅速的分开了。少年被不分青红皂白的换上了白色的衣服,装进神轿。村里的年轻人抬着少年,送向了森林。

“坂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远方传来曾经开朗温柔的母亲的恸哭声,可少年却连回头看一眼都不被允许。

母亲和独子的生活,刚刚开始有些富裕,只度过了那么短暂的温馨时光,少年的脸上仿佛还有温暖的体温传来。

“请您一定要变得幸福……妈妈”

少年的声音又能被谁听到呢。


乘着神轿来的峰之山半山腰处的少年,遵从之前村长的嘱咐,一直等在这里。天色渐渐的变黑,只有空中的明月带来少许光亮。

少年好像看不够似地望着天上的月亮。突然,万籁俱寂中传来了脚步声。

“哟,小鬼。”

出现在眼前的是在两个亲信的陪同下的村长儿子的脸。村民之间虽然传着他头脑好,人品好的评价,可实际上,暗地里喜欢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不用说,受害者1号,就是这个少年。

月光的映照下,他们一边露出了阴险的笑容,一遍慢慢逼近神轿里的少年。少年反射性的就想逃走,可马上被包围起来,没有了退路。

“这样可不行呐,竟然离开了神轿”

“说过了吧,要待在里面的哟”

“一直都是个没用的家伙呢”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呐”

“怎么看,也都是只有小鬼死了才行了呢”

“就是说呢”

“在知道是我们伤了那条白蛇之前呐……”

“什、什么!现在马上!请向森林谢罪!”

“哈?!为什么我们非得要谢罪啊?!”

“就是啊,明明就只是怪物的说”

“而且,你这家伙算个老几啊!”

他们举着护身用的短刀,渐渐逼近,封锁了少年的逃路。少年一直用纯粹的眼睛盯着村长儿子。村长儿子认为自己占据绝对优势,无所谓的笑着。

“那些怪物,只要献上活祭品,就不管其他啦”

“!”

少年被村长儿子的话所影响,迟了一步才反应到来自身后的偷袭,虽然做出了反应,身体右侧腹部仍被砍了一刀。

“呜!……”

拼着在失去意识之前,少年终于突破了亲信包围网的一角,冲了出去。

由于要压着侧腹的伤口逃跑,少年终于摔倒了。从山坡上斜斜摔滚出去后,岩石和树枝不停的敲打在身上,直到停止时,少年由于侧腹出血以及一路滚过来遭受到的击打,身体已经十分痛苦,并开始发起烧来,身体显然一点也动不了了。微微睁开的眼睛,只能看见从树叶间露出的大大的满月。

“哈哈哈,这样就没问题了!”

“那家伙果然是个白痴”

“乖乖被我们杀了多好,现在要被妖怪们活活吃掉了哟”

远处仿佛还传来他们交谈的声音。

在少年残存的意识里,最后看到的,是美丽的玉虫色。


峰之山的主人卷岛,注意到为自己建的神社附近发生了骚动,本来就有些“宅属性”的卷岛一开始并没有放入太大注意力。

但由于最近发生了对总北之主大蛇金城的伤害事件,整个森林都弥漫着一种一触即发的对“伤害”的紧张感。

“真没办法咻。”

卷岛一边摇着头,一边站了起来。身为妖怪的卷岛显然在黑暗中也能视物,于是他开始从山顶的住处向山腰的神社走去。

神社那边只剩下一间无人的神轿,以及摇曳着微弱烛光的蜡烛。石阶上倒是留下了貌似是血液的痕迹,卷岛些微感应了一下,发现山坡那边好像还有微弱的气息,于是向那边探了过去。渐渐的更为浓郁的血腥味传了过来。为了一探究竟,卷岛猛地跃过那边的岩石。

“什么啊这是……”

从树叶间中撒下的月光清晰的映照着凄惨的景象,卷岛像蝙蝠一样倒挂在树上观察着眼前的人:坠落时不知磕在什么上面而流血的额头,向不可思议的方向弯曲着的手臂,然而最致命的是腹部侧面的伤痕,伤处如此之深,涌出了大量的鲜血。失神的眼睛向上望着卷岛。

“啊……”

“?!!!”

第一眼以为是已经死去的人,突然艰难的发出了些微声息,拼命的向上伸出右手,仿佛要抓住什么似的,可显然什么也抓不住的又垂了下去,接着不知为何露出了笑容

“真……美啊……”

那是一双温柔的瞳孔,即便是已经面对死亡也没有染上一丝绝望,仍旧如此温柔的微笑着。渐渐地,他阖上了双眼。

远远观望时,心里还对这个人存有一丝好奇,可等到反应过来,卷岛已经紧紧怀抱着少年向山顶飞奔而去。

一回到家,马上把少年放到自己的床上,接着赶往金城那里去拿药。一路上不知道碰飞多少东西,卷岛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一见到金城,卷岛立刻捉着他的领子提了起来。而从来是不动如山的金城显然被吓了一跳,后仰着脸。一向缠在金城脖子上的守护白蛇也不知所措的来回看着二人。接着卷岛开始大力来回摇着金城:

“金城!金城!金城!”

“喊一遍就可以了卷岛!话说,太近了……”

“啊、抱歉咻。”

被推着脸说教的卷岛终于反应过来,赶紧放开后开始道歉。金城整理了一下衣服,把白蛇也招了回来。白蛇看看已经冷静下来的卷岛,才小心爬回金城的脖子上。

“完全心慌意乱了啊卷岛,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需要草药咻。”

“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话,我可没法给你啊。”

全忘了呢。难得看到卷岛呆掉的样子,金城站了起来,拿起一个木制的盒子。

“走吧,去你那里。”

“真是抱歉咻。”

“不用在意。”

金城的背影,透露出背负着整个总北的风度。


坂道开始恢复一点意识时,只觉得身体好像被火吞噬了,接着慢慢睁开了眼睛

“啊……好疼……”

尝试着动了一下,结果感到一阵剧痛,接着就彻底清醒过来。视线里是从未见过的天花板,家里的屋顶经年累月已经被烟熏得黑黑的了,然而这里却相当干净漂亮。身上接触到的床具和衣物也传来了想都不敢想过的最高级织物的触感。

“这、这里还是人世吗???”

“库哈!连人世都分辨不出来了咻。”

坂道顺着声音看去,见到了失去意识前曾经出现的美丽的玉虫色。有着玉虫色头发的卷岛接着就发现坂道用亮闪闪的大眼睛向上看了过来,坂道从来没见过比卷岛更美丽漂亮的人了。

“好漂亮!好帅气!衣服也超级漂亮!”

卷岛从听见坂道的第一句话,就开始从耳朵都变得通红起来,赶紧背过身去。一直被叫做恶心、可怕什么的,结果头一次从坂道这里得到了毫不做作的、纯粹的称赞,终于体会到羞耻是什么感觉了。

“……好痛!!!”

“笨蛋!你现在是重伤咻!”

“啊……这么说起来……?”

坂道的超级迟钝让卷岛大大的叹了一口气,接着扑通一下坐在床边,温柔的扶起后,把坂道身上的衣服慢慢揭开。顺着视线下去,之前跌落时被石头和树枝什么造成的划伤已经连疤都不剩的痊愈了。只剩下右侧腹部严重的刀伤,还刺眼的留着。虽然已经结痂,不用再担心出血,可却成为坂道身上永远的伤疤。全身上下,现在只剩左腕骨折还未痊愈,坂道被这种近乎完好的痊愈状态吓了一跳。

“伤疤都……”

“啊啊,腹部的伤疤还没消去咻。”

坂道面前伸过来一碗看起来就像草药的黏黏糊糊的绿色汤汁,草药特有的味道让他犹豫着能不能咽得下去,结果就招来了卷岛严肃的表情。根本没有拒绝的选择权啊,坂道只能含着泪一仰头把药汁全部吞了下去,接着,草药特有的味道在嘴里面扩散开来。

“来,嘴巴张开咻。”

卷岛拿着一块琥珀色硬币似的东西,坂道听到后,就像等待亲鸟喂食的雏鸟一样大大的张开了嘴巴。随着硬币似地东西放入口中,坂道的眼睛一下弯了开来。

“糖?……好甜~~”

嘴巴竭尽全力的蠕动着,一股柔和的味道在坂道口中扩散开来。

“你当时为什么在那里咻”

“卷岛,不用这么警惕,这个孩子并不是坏人。”

低着头什么都说不出口的坂道,帮他解围的是提着水桶进来的光头男人。这个人身上带有坂道很怀念的味道。缠在男人脖子上的白蛇,抬起头来,警惕的看着坂道。

“白蛇……大人”

“我是金城。是这总北的妖。”

坂道顾不上左腕骨折的伤痛,立刻跪了下来。骨折处都开始发热时,坂道才抬起头。

“对不起!万分抱歉!我、对我怎么样都可以!请帮帮村子吧!!!”

“喂!手腕!!”

金城仿佛又看到了和当年森林入口处同样的景象,那个孩子也是,并非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母亲,跪伏下来。那个孩子和眼前这个少年的身影渐渐在金城眼中重合起来。

“……这个地方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发出了曾经的孩子已经长到这么大了的深深的感慨,金城对这个孩子不变的善良而感到高兴,但同时,也必须告诉坂道一些事实。

““森林”并不需要活祭品。”

“诶……这样的话。”

“而且,“森林”的意识,并不会这么轻易的被推翻。”

“怎么会。”

“会再一次向村子传达“森林”的意识的。所以,你现在只需要考虑疗伤的事情就好。”

这个瞬间,总北许可了坂道在这里疗伤并滞留一段时间的事情。接着金城让坂道躺回床上,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左腕的状况后重新卷上一副夹板,最后温柔的抚摸着坂道的头说道

“现在你的身体需要的是休息,早点睡会比较好。”

“没错,需要休息咻。”

“那个……非常感谢,帮助了我……帮……了……”

身体和精神都已经达到极限的坂道,说道一半就发出了可爱的呼吸声。卷岛还发着愣呢,坂道已经睡得很安稳了。


坂道睡着后的种种(卷岛家门口)

“小鬼醒了吗~!”

“田所亲!吵死了咻!!”

“啊啊,抱歉抱歉!!”

“才没觉着抱歉吧你咻!!”

“田所,现在是在别人睡觉的地方。”

“好吧,金城。所以,现在怎么办?”

“再传达一次“森林”的意识吧。”

“这样啊,那家伙找出来了?”

“还没有呢。”

“直接灭了多好咻,真麻烦。”

“那么,小家伙呢?”

“伤好之前,留在卷岛这里疗伤吧。”

“伤好之前哈。”

“田所亲,干嘛笑嘻嘻的咻!”

“没~呀~,什么也没有呀~”

“嗯(难道说,这家伙……)”

“喂,什么呀金城!”

“别光笑了你倒是说啊咻!”


另附:

·题目真心不知道怎么翻译啊OTZ,有知道的拜托千万给我回个信儿,也好解决我一大疑惑

·作者在介绍里说原来起了个名字是“与坂道君愉快生活的妖怪们”,所以我就用这个了

·tag里是坂道受向的,但目前明显出现的只有#巻坂##金坂#

·可以的话尽量请走原文地址打个分,评个价什么的

·人生第一翻,献给坂道了!!!简粗,能力不够,还请多多包涵……

·能喜欢上坂道实在是太好了!!!o(*////▽////*)o


评论(6)
热度(106)

© 翠绿_翠鸟 | Powered by LOFTER